梶音南轩

狸侃侃不侃?毕侃!!!

雨下得很突然,就像由远及近的列车,雨滴声以听力可及的速度,穿过黑夜,变得急促起来。
她突发奇想,拿起手机,想要录下这雨声。
20秒,是她希望雨声留在这只电子产品中的时间。毕竟不管是如何动听的音乐,如果只是遵循同一个曲段不停播放,那么听众总有厌倦的时候。
就像人生一样。
正因为没有相同的一朵花,正因为走过的人不会再回来,人,才没有厌倦人生。
雨声似乎和刚才又有了一些不同,她推开黑色的金属高背椅,赤着脚去包里翻找耳机。凑巧的,也因此翻到了朋友塞进这个小夹层的花生糖。
窗外的铁栅栏借着风声发出卡啦啦的声音,她剥开花生糖,塑料袋被拉扯着“吱”了一声。把糖放进嘴里的一瞬间,她才恍然记起那个某人没吃到糖的抱怨。以及因为其他事的抱怨。
但是糖果已经在口腔融化开来了。淡淡的奶味和花生糖特有的咸香如上好的舞裙,又似一位温和有趣的舞伴,令她的舌尖止不住舞蹈。
没有谁可以拒绝一块花生糖。
她轻轻喟叹着,向浓香的中心咬去,粘牙的糖和酥脆的花生完美结合,不断变换的口感,一切都值得赞美。
但是她并不开心。
自定义的铃声像雷声一样炸响,吓的她手机几乎脱手。来电显示上名为“妈妈”的联系人一闪一闪,她划了两下,才将小电话划向绿色的一边。
“喂?”
“喂,宝贝呀,你们那么下雨了吗?”
“嗯,下了。”
“哎呀,那你害怕不害怕呀?”
“不会。
有事吗?”
“哦,没事,但是妈妈害怕呀!”
噗,她笑了起来
今晚的第一个笑容
“那怎么办呀?爸爸呢?”
“哎呀,你爸爸在家我也害怕呀,谁让你不在家呀!”
哈哈,她忍不住轻笑出声。
“行了,知道你不害怕就行,我先挂了哈,你好好休息。”
听筒那边很快传来“嘟嘟”声,就像雨夜的流星,来无影去无踪。
但是流星确实实现了愿望,确切的说应该是她妈妈的愿望。
她现在心情好极了。
自定义的手机铃声再次激烈的响起来,她这回显得淡定多了,一口气划到接听。
“宝宝,”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一点试探,她眨了眨眼,发现雨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停了。
“我买了花生糖,还有,还有搓衣板,能不能商量一下,给小的定什么罪?”
一瞬间很安静,连通话时的电波声都一点没有。
可是刚才她在听雨声录音的时候明明还有很大的噪音。
看来这手机是话痨型人格,且不反省自己,不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吗?
怎么跟某人一模一样。
她的思维开始发散,她突然觉得,很多个争吵的时候,也许自己的思维也是这样慢慢游离的。
“罚你帮我买袋红糖,然后赶紧上来
我开始煮姜汤了。”

emmm,不会画画,bug奇多,,,,就,,想涂个人设,题目就是焦冻的双胞胎儿子呀(尴尬),然后,,,,,丑就丑吧,我儿子我儿子我儿子(被揍)

露科亚x真土翔太

嗨,你好
写在前面的话:一篇短小,emmm大概是框架的样子?(长期挖坑不填,大概只能摸个框架了「被揍」)一个小时前疯狂补完了妹抖龙,然而发现自己似乎站了个冷cp?!于是……自己挖坑,丰衣足食(x)
人物ooc「qwq」时间线混乱「qwq」也许写成小段子还比较好「qwq」就……随便看看吧
嗯,对不起我cp,他们明明辣么好







    “哗,你姐姐真不错耶,可以给我留个电话吗?”
       真土翔太微微皱眉看着问话的同学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周围的同学不再惊叹他的姐姐真厉害,而是目光逐渐带着一种跃跃欲试。
       果然是个恶魔,翔太抿起嘴,自己也不知道在不高兴什么。都不会变老的吗?
        “不行”,翔太板起脸回复了同学,顺带着在内心抱怨,总是要我帮忙处理烂桃花,太糟糕了。
    

      但是呢,说是烂桃花,其实翔太本人是分辨不出的,他只是直接挡掉所有邀请罢了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当然,这样的事不可能一直瞒着露科亚。还记得翔太第一次被露科亚抓现行的时候,从小不会说谎的翔太,情急之下竟冒出自己的口头禅,我才不会让你这样的恶魔去害人啊!
       要知道,翔太对露科亚不知说过多少句你这恶魔,但是,翔太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天露科亚的反应。其实说是印象深也不过是因为心虚,当时的翔太说慌了,他清楚至少这不是真正的原因,可是他也的确没有意识到所谓的原因究竟是什么,于是诚实老实的孩子难免心虚怕露科亚指责他的欺骗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这个理由算是很说的过去了,没想到自己这么有天赋。多年以后,翔太回忆起这件事时,不禁感叹。正如多年以后,他问起露科亚,他的“恶魔”小姐也表示当时是完全没有察觉不对劲的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所以你是什么时候察觉不对劲的呢?翔太忍不住把这个话题延续了下去
       啊~露科亚做出思考的样子,随后甜甜的,又有些狡黠地一笑,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呀。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露科亚从一开始就知道翔太喜欢她,或者确切地说,露科亚从翔太开始喜欢她时就知道了翔太喜欢她。
    

       的确,刚来到翔太家的时候,露科亚因为担心自己寄宿的人类会不会太过拘谨而排斥她,或者只是因为翔太的确是一个柔软可爱的孩子,露科亚就忍不住地……呃,调戏他。导致一段时间内露科亚甚至有翔太讨厌她的错觉。
      但是后来,露科亚觉得自己错了。
  

       那的确是很烦恼又满足的一段时光啊,露科亚是这样觉得的。小孩子的喜欢是藏不住的,何况是这样一个诚实的好孩子。露科亚笑着,看着自己的小男孩嘴上说着“离我远点”,在她不见后却慌乱的寻找;嫌弃她“你不要黏着我啊”,走到人群里还是不放心又别扭的拉住她的衣角,说着“你别走丢了啊”;一本正经地装出小大人的口吻说“自己想要的东西要靠自己的实力”。却在露科亚不愿出门的冬天悄悄为她买来她撒娇想要的蛋糕。
       然后露科亚明白事情有些不对了,她的小男孩似乎是喜欢上了她。神与人类,少年与熟女,难以逾越的沟壑基本都挡在了面前。为了他,也为了我,露科亚这么想着,最终带着还未消化的开心,离开了家。
       只是她又败了,有时候露科亚会觉得,自己是不是越来越像一个溺爱孩子的姐姐。当托尔不经意的提起了一句“听说那个孩子最近很没精神。”她就非常没出息的结束了自己的离家出走。

       三月的阳光和熟悉的野猫,露科亚就像第一次收到男孩子的担心时那样蹲在门口逗着猫,看到翔太推开门时的惊喜红眼睛。

       仿佛她只是像第一次那样恶作剧地在门口多待了一会等男孩来找她。露科亚笑了笑,我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 翔太的眼睛看不到疑问和指责,毫不犹豫的接到,欢迎回来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露科亚就想,离家出走,过段时间再说吧。

妖兽啦,格瑞四十米烈斩(x)变橡皮啦!!!

如歌词一般温暖的真绪,以及能唱出这样的歌的,清澄如玉的yuuki,很多年以后,我依旧会因为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你们,曾经陪我走过这样一段路的你们,悄悄回头看这段旧时光吧

一个迟到了非常久的生贺qwq给小贵
能喜欢着的人是你真是太好了!
两年以来,我最喜欢的你一天比一天优秀,一天比一天努力,偶尔也会让我觉得不加油可没办法做你的粉丝呢?之类的~    而且也是因为你的努力呀,你的黑粉也渐渐消失了,真好,我最喜欢的你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承认了。
很多时候,我也知道,也许我了解的并不是全部的你,可是啊,即使是一部分的你,也足以成为我的北斗星,既指引我前进,也是我努力的原因。就像人们仰望星空一样,星星只要在那里,就足以成为信仰,而并不需要人类一探它的原貌
最喜欢的你又成长了一岁,最喜欢的你又将变的更加优秀。新的一岁啊,我就祝你万事胜意吧。不是身体健康,也不是事业有成,我只希望你的愿望都能实现。即使我那么喜欢的你,但你一定比我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,希望越来越有名的你,不要被任何人所束缚,做自己想做的事,成为自己觉得正确的人,永远自由自在,永远不忘初心,永远,是我一直以来最喜欢的少年